手机报码网

让创业草根迅速成长为创新大树

更新时间:2019-10-07

  11月24日,天河区科技创新大会众创孵化展区,欧特福商务中心展位颇引入注目。欧特福商务中心作为珠江新城第一家众创空间,意味着珠江新城并不仅仅是城市的总部经济集聚区。

  珠江新城往北,元岗智汇park、车陂联合社区、时代TIT创意园、五山乐天创意园、棠下远洋“新三板”企业孵化基地等一批特色孵化器密布,华南黑马会、广州创新谷、伯乐咖啡、孵客、创吧、广东微谷等数十家众创孵化空间如春笋般涌现。成千上万个极具创意和激情的创新创业团队在此汇聚,尽管草根性十足,但正在改变广州城市创新的版图。

  同日,天河区政府与中科招商、红土创投签订意向合作书,准备成立创新创业投资引导基金,打造多层次、全链条、广覆盖的创新创业生态圈。

  市场驱动、野蛮生长,天河曾催生出网易、微信、阿里UC等一批龙头。而今,创新要素进一步集聚,有望让一批创业草根迅速成长为创新大树。

  傍晚6时,走出地铁三号线天河客运北站,沿街数百米,绕过一栋巨大的绿色方体建筑,天河特色孵化器之一的智汇park映入眼帘。

  智汇park运营近3年,占地约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8万平方米左右,容积率仅1.6。园中写字楼由旧工厂改造而成,楼层不高,楼宇之间再用茂盛的植物隔断,与花园别墅区无异。

  夜色降临,主运营医药电商供应链的广州以大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还有员工在忙碌。隔壁活动室一片喧闹,总经理周继宗召集了一帮年轻同事切磋乒乓球技,助威声阵阵。

  “前几天,我在一场高新技术成果展上买了一台发球机器人,摆在活动室里给同事们尝鲜。”周继宗说。

  在这一幢幢小别墅中,“潜伏”着中数通、华软集团、宝鹰集团、东聚电子、以大科技、国睿电子、阿里巴巴服务商和BATA研发中心等国内外知名高新技术企业及行业龙头,还包括中小科技创新型企业近百家。

  南临天朗明居BRT站、东靠车陂地铁站、北接广元快速路,今年6月上马运营的远洋新三板企业孵化基地已吸引50多家优质企业进驻。

  中信证券600030股吧)是远洋基地内为入孵企业提供金融服务的券商之一。“每一个创业型企业都有一个资本梦!”项目负责人刘小姐介绍,“通过金融手段快速实现产业规模的路径已成为趋势,初创者谈上板,并不是好高骛远,他们按照上板要求,怎样在网上打印移动的话费账单qaz123123,一开始就在股权、管理、财务制度等方面打下良好基础,其实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相较智汇park和远洋,黑马会孵化的项目更加早期。黑马会作为知名媒体人牛文文一手打造的创业全链条服务平台,特意选择在羊城创意园落户。

  走进黑马会华南大区总部,办公陈设的居家味十足,目的是让创业者找到家的感觉,让创业不再孤单。

  “我们也是一个创业型公司,华南大区的运营由广州的子公司负责。”黑马会华南运营总监李丹介绍,去年底至今,他们已吸引8个优质创业团队进驻。

  软服务是黑马会的最大特色。26日,7个创业项目在此举行路演,黑马基金和赛伯乐投资的两位评委与项目负责人一对一交流,“重在项目问诊、提出建议。”李丹说。

  目前,天河区已形成“国家级高新园区+专业孵化器+众创空间”的创新载体集群。天河科技园有分园23个,全区已登记的孵化器有30家,占全市26%,面积55万平方米。上月,华南黑马会、广州创新谷、伯乐咖啡、孵客、创吧、广东微谷等6家创客空间纳入国家级孵化器管理支持体系,约占全市半壁江山。

  入住天河一年不到,周继宗已感受到“家”的感觉。“此前没来天河就是担心这里的明星企业多,资源竞争激烈,谁曾想刚一入园,即由区领导牵头,多个职能部门跟踪服务,短短数月就推动公司获批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更让他开心的是,通过园区管理方牵线,他和邻居广州海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配对,达成初步合作协议。

  11月24日中午,冬日暖阳铺满羊城创意园的每个角落,一阵悦耳的吉他声从一栋两层小楼里传来。阿华说,中午小憩时拨弄一下琴弦,可舒缓下团队蹦得很紧的神经。

  8天前,阿华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这家初创型公司,他们希望给私人健身教练和健身者提供一款即时通讯工具和管理健康数据。设计师出身且热衷健身的阿华,在团队中主要负责“需求挖掘、产品打磨、用户体验、视觉设计”。

  这是1980年出生的阿华在天河一带连续第六次参与创业,不幸的是前五次均以失败告终。“这次不一样,我们在黑马会华南总部接受孵化,天使轮融资薛蛮子投了我们。”阿华一边说一边翻开手机相册,向记者展示他和薛蛮子的合影。

  今年,自混际RemixLab在紧邻华南理工的东莞庄路南海机器厂9号楼诞生后,这里的宁静突然被一群又一群的年轻人到访打破。“经过摸索,混际RemixLab定位为新型的城市社交空间运营商,通过对城市空间的创造性改造,打造青年社群线下聚集地,重新建立适应移动互联网的线下场景。”创始人吕胜说。

  吕胜也是一名连续创业者。早在华南理工建筑学院就读时,他就拉着一帮同学、师弟师妹接单做设计,毕业后成立了自己的建筑设计公司。今年初,他决定转型再创业。

  8月,一篇抨击全民创业的网文《你才创业呢,你们全家都是搞创业的》在网络疯传。看完后,吕胜按捺不住,连夜写成《没错,我全家都搞创业的,SO WHAT》一文予以回击,对一家三代的创业经历引以为傲。“一步一个脚印,混际RemixLab已得到了一线投资人的关注,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知名媒体人杨锦麟前来深度互动。”吕胜说,算上“练摊”,他也经历了6次创业。

  在天河区数十家众创孵化空间里,每天都在上演一幕幕精彩的创业故事,商业计划书、团队、路演、A轮B轮、内测上线、前端开发、后端运维等成为交流高频词。

  一线创新创业人才向天河汇聚,推动着创新裂变加速。Allen原在雷军投资的微聚负责技术开发,同样落户在羊城创意园、专注蓝领工人招聘的闪聘一直想挖Allen。不过,等Allen可以从微聚抽身而出时,闪聘已招到了合适人选。依托园区搭建的人才需求信息交流平台,Allen先于阿华加盟健身即时通讯团队,负责后端的运营维护。

  “这里的参与感更强,还有期权激励。”Allen笑言,现在是产品上线前的关键期,相对在微聚“6×12”(一周六天,每天12小时)的工作时间,他现在是“6×24”模式。

  在远洋新三板企业孵化基地,上海人、手游产品经理宋存勇已投身广州创业创新潮。一年前,他离开上海一家外资游戏公司,加入火山湖,火山湖是全国最大的游戏研发团队三七互娱的子公司。宋存勇带着近50人的团队,开发一款日本IP授权手机游戏,经历一年的策划、制作、打磨,预计明年1月初正式上线。

  “网页游戏爆发的时代,一大批小型页游公司如野草一样在广州迅猛生长,留下了人才和技术积累,为手游时代广州超越北京、上海打下坚实基础。”按计划,项目完成后宋存勇将回上海,而今他正在犹豫是否留下。

  另一个傍晚,地铁五号线和六号线换乘站车陂南,一辆地铁缓缓靠站后,列车门打开,从琶洲、大学城方向的乘客鱼贯而出。“滴、滴、滴,列车门即将关闭……”列车上的人还没下完,催促的声音响起时,门外左右两旁各分列三纵排长龙的人好像没听到这声响,还是静静立在一边,待车厢渐渐被“掏空”了才有序进入。

  这大概是广州客流量靠前的数个换乘站中最有秩序的一个。为何?原因只有一个:年轻的互联网从业者在创新领域凶猛异常,但在实际生活中却讲求秩序和控制。

  科韵路、车陂南、车陂、华师、五山、天河客运站,这些地铁站每日的上下班高峰期,几乎是被程序员们“承包”。

  今年3月,泰课在线主讲师李卫勇从北京中关村000931股吧)来到广州,“我来这儿带的第一批学生刚毕业,他们现在全都在五山附近的一条街上工作。现在天河越来越像中关村,高校和科技创新企业紧密融合,来来往往都是背个电脑包的年轻人,地铁上、咖啡厅里,创新创业的各类话题最热门。”李卫勇说。

  “在未来,碳排放量将成为商品的第二个价格”“碳将和黄金一样,成为一种硬通货”“碳交易将撬动更大的企业力量从事节能减排和环保事业”……对于不了解碳经济的人,张介培的这些话就是“天书”,把碳和黄金相提并论,曾被人笑话为“痴人说梦”。

  张介培是广州微碳投资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九年前,他和团队开始介入碳资产开发管理。2013年,广东省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立,公司才从一个碳市场外围的环保组织,打入商业市场内部,成为一个足够影响控排大企业制定减排决策的碳资产管理专业顾问。目前,他们正在开发上百万吨的CCER(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项目,并积极投资收储碳配额。

  前不久,为了尝试更多的跨界合作,微碳与众创空间广东微谷签约入驻。“环保低碳的理念不能只在小范围专业圈子里转,要融入其他创新圈。”张介培说。

  在天河区一众孵化器、众创空间走访,与张介培一样醉心于技术创新或商业模式创新的创业者不在少数,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颠覆式创新。

  “我们为合作团队提供了一种新型孵化模式,不同于传统孵化器提供办公、财税、法律、资本对等服务。混际创造一种所有人服务所有人,所有团队孵化所有团队的新模式,通过对接创意、科技、文化、媒体行业的顶尖资源和团队,我们将这些重新混合和连接起来的团队变成了一个个超强外脑。”混际RemixLab创始人吕胜说。

  谈到未来,吕胜认为混际会成为一种新城市文化、新城市精神、新城市空间的代名词。团队首先从改变工作空间场景与传统组织形态开始,未来将继续创造性地改变更多城市生活场景,如居住场景、消费场景、文化生活场景以及公共生活场景。“混际未来将成为一个面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城市新型社交体验综合体。”吕胜表示。

  “我们现在是创业草根,但总有一天,我们会成长为创新大树。”连续创业者阿华说,“到了那一天,我会去世界体验更多很有趣的东西。”

  今年9月,宏太智慧谷、羊城创意园、黑马会等25家孵化器和众创空间联合发起,成立天河众创孵化联盟,该联盟将整合联盟单位优势资源,为创业者提供更好的服务。在天河区50多家众创孵化器中,已有四大流派展现出生命力和创新力。记者为此一一梳理。

  过去的棠东村、纺织厂、大创工业园,植入孵化器的基因,变成了如今的天河·远洋新三板孵化基地、元岗智汇park、联合社区。政府为村集体、厂房持有方和地产商牵线搭桥,三方共同推进,一批城中村、老旧工业园把握机遇,实现了向科技企业园区的成功转型。该模式也为广州城市更新探出了新路。

  黑马会、广东微谷、贝塔咖啡、伯乐咖啡、筑梦空间、创吧、孵客、……响应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在天河这块创业的热土上,众创空间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众创空间与科技企业孵化器同享扶持政策,这里孕育出的集群注册、创意众筹、创意路演等创新运营模式,突破传统创新的路径依赖。

  天河区有电子五所、中科院地理化学所、广州能源所、广州有色金属研究院等53个市级以上独立科研机构。这些机构依托产学研一体化优势,投身创业大潮,如广州科信光机电孵化器即由广州市光机电技术研究院、广州市猎德仁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合作组建的专业孵化器,目前被认定为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三国时期历史人物故事

  天河区现集聚高等院校30多所,不少知名高校纷纷举办孵化器。如华工科技000988股吧)园是国家科技部、教育部首批批准的全国22个国家级大学科技园之一,被认定为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主要在电子信息、新材料、生物工程、环境保护、机电磁光一体化等领域支持创办新型企业,专注于扶持高新技术及其产品的产业化。

  如何补上科技金融这块短板,是天河区正在修的创新发展课。作为天河新出台的“1+1+N”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天河区战略性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力图扫除“痛点”和“盲点”。

  11月24日召开的天河区科技创新大会提出,天河将打造全市首个创投基金聚集区。从硅谷、中关村的成功经验看,科技创新,一要聚集人才和技术;二要有大批创投基金。下一步,天河区还将在科技园区和孵化器中设立创投基金咨询站,促进风险投资与科技孵化相结合,形成“投资+孵化”的新模式。

  据悉,天河区政府已与中科招商、深创投签订意向合作书,准备成立天河创新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将通过股权投资等方式,以市场原则选择投资项目,扶小扶新,促进科技产业发展。同时,还会有一系列配套政策出台,吸引创投基金聚集天河。

  中科招商和深创投代表着国内创投基金的最高水平。据中科招商总裁单祥双介绍,公司目前管理的基金规模已超过800亿元,而在集团投资的400多家公司,很多家都是从小微型孵化阶段开始扶持,目前成功登上主板或新三板的有近60家,还有很多被并购退出的公司。而深创投旗下的“红土”系基金,是国内首创的政府性引导基金,全国范围内现已有近70家红土基金公司。广东省内则有广东红土基金和广州红土科信基金,规模分别为10亿元和3.2亿元,据深创投方面介绍,目前动用资金池约7亿元,用以投资公司数量达46家,更带动了20亿元的社会资本跟投。

  天河区政府性引导基金将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战略性新兴产业创业投资领域。基金根据投资运作情况逐步扩大规模,每只参股基金首期出资1000万—3000万元,实行决策、评审和投资管理相分离的管理体制,引导三倍以上的其他资本进入天河创业投资领域。

  具体规划来看,2015—2017年,天河区级财政科技经费投入将分别达到4.44亿元、5.29亿元、6.29亿元,其中2017年将在2013年3.14亿元的基础上翻番。同时,通过发挥财政投入的杠杆效应、乘数效应,实际投入的资金将达到几十亿元。

  加快发展科技金融,天河未来将聚集大批创投基金公司,积极吸引和集聚海内外优秀创业投资企业及其管理团队来天河发展,培养本土创业投资管理团队,优先支持天河区和国家、省、市联合参股投资参股基金。

  像我这种连续创业的人,思维比较活跃,很多新点子会萌发出来。我个人是不安于现状,虽然凭技术技能能够按部就班的达到一种相对较安稳的生活,但是有很多理想梦想需要去实现,世界上有很多有趣的东西需要去体验,没有财富自由很多东西都无法去体验的。——六次连续创业者阿华

  政府牵线为棠东引入新三板孵化基地,对于棠东村的影响非常大。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棠东东路里密密麻麻的“走鬼”全都消失了,而新增的是写字楼、咖啡馆,和在创意园工作的人才,这些都给棠东村注入了意想不到的活力。棠东村的村民过去都还是停留在农民的思想,现在受到整个天河创新环境的影响,村里的年轻人都希望在创意园里工作,报考大学时也都会选择软件工程方面的专业。

  天河的区位优势非常好,地处广州中心城区,人才集聚、配套完善。黑马会进驻羊城创意园后,在提升园区整体创新创业氛围方面做了很多尝试。下一步,我们会和园区创新企业、创新平台一起联手发力营造优良创业环境。

  如今大家转战手游市场,已经具备了很强的技术储备。整体来看,广州的中小型研发团队实力最强,北京虽只有几间大型研发公司,缺乏竞争活力,但诸如触控、中清龙图的游戏发行公司处业内领先,而上海的位置更为尴尬,没有很好的发行或研发,盛大、巨人等老牌游戏公司已渐显疲态。